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暴TWINS
强暴TWINS

强暴TWINS

最近《元禄寿司》的一个广告,邀请了成龙大哥、阿Ben师傅,以及香港新女子歌唱组合Twins来拍摄,相信很多人有看过;但大家有否留意到,Twins之中,Gillian锺欣桐的「戏份」,明显比她的拍挡Charlene蔡卓妍来得多?大家又知不知为何呢?


  让我罗子郎讲讲广告拍摄当日发生的故事……


  整个广告,其实都是电脑特技的效果,对广告公司来说,是一件好事,也是一件头痛的事;好事是因为成龙大哥、阿Ben师傅和Twins都是大忙人,要集合他们一次过拍摄实在是没可能,所以便要分批约他们上广告公司影楼,再把他们的片段和寿司店的片用电脑剪片结合,就完全了。


  但令广告公司头痛的,是电脑剪片的技术问题,为了不想成本太高,广告公司的职员四出找寻有技巧的电脑人员回来帮忙,结果,我这个准大学二年级生,就被现职广告公司内人事部、以前的中学师兄找上了,成了其中一员。


  其实我对传媒及电脑应用、电脑绘图等方面兴趣较浓,可惜高考成绩不好,进不了电脑系,只进了属「半个电脑系」的讯息系统,未来两年那些电脑应用课程也未必能修读,所以我有时间除了看A书外,就看看这方面的书籍。


  「反正缺人用,你来帮忙吧!」师兄未等我应承,就把我的资料交上去,结果我也只得辞去自己的暑期工来做这份「优差」(至於我和诗姐姐的关系……此是后话),而我也是难得近距离接触明星。


  我对Twins这对孖公仔比较有兴趣,报纸经常形容她们十分像样,似是孖生姊妹,甚至香港某份出名报纸将阿Gill锺欣桐,当作阿Sa蔡卓妍(这是真事);不过我觉得其实二女不是太似,我认为蔡卓妍较靓,锺欣桐则比较可爱,而且她面对镜头比她的拍挡更为自然、更有经验。


  亦是因为这个差别,拍摄当日的导演,即我的「顶头上司」,经常离开电脑房,走到前面的拍摄房,不满地数落蔡卓妍的表现,一连几次,使得进度缓慢,最后全体人员可以休息,是因为导演骂得蔡卓妍哭出来,和Twins的经理人也吵起上来。


  锺欣桐安慰着蔡卓妍,往她们的专用化妆间去,其我人都尝试排解纠纷,惟我好少理,看了这齣闹剧一会,也走去茶水间休息。


  经过Twins专用的化妆间,我有意无意地从门缝中,偷看两个女孩子,只见蔡卓妍坐在化妆桌上,闷闷不乐地摆脚,锺欣桐则凑近,安慰她说:「算了吧,那个导演出名严谨的,你不要介意。」


  「但也不用这般骂人吧……我不拍了!」蔡卓妍在发脾气,锺欣桐却笑着在她耳边说:「乖啦,最多我今晚给你玩玩新玩具。」「真的?!」蔡卓妍转怒为喜,未及一秒,锺欣桐竟把嘴巴印在蔡卓妍的樱唇上!出乎意料之外,门外偷窥的我差点叫了出来;接着两个女仔的嘴唇不但没有分开,反而锺欣桐用舌舔蔡卓妍的嘴唇,蔡卓妍也微微张开口,锺欣桐的舌头已伸入蔡卓妍口中,二女的舌头互舔起来。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两人在「舌战」的同时,大家都开始用手摸对方的胸部,不过锺欣桐较主动和顺手,我可见蔡卓妍的T恤已经被拉起,少女的胸围上已经被她同伴的双手盖着在摸,蔡卓妍开始忍不住,把舌头抽离,一条银色的水丝连着二人的舌头;锺欣桐即深深地在蔡卓妍敏感的颈部吻了一下,蔡卓妍已娇媚地说:「阿Gill,我等不了今晚,我想……」


  锺欣桐的嘴巴也离开了蔡卓妍的身体,笑笑:「好吧!现在给你玩玩吧。」便跳到自己Super Haka的手提袋去,拿出两条电动假阳具来。


  蔡卓妍像急不及待似的,已把自己牛仔裤裤头解开、拉炼拉下,锺欣桐则配合地把蔡卓妍的裤子拉下,粉红色的小内裤现出来,不过也只是数秒钟的事,她的内裤也被锺欣桐脱至脚跟;蔡卓妍毛茸茸的私处表露无遗,我甚至觉得鼻血想涌出来,一瞬间,锺欣桐已笑着把一支假阳具插入蔡卓妍细小的阴道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」


  「舒服吗?」锺欣桐把动力校至一半,蔡卓妍也只有急速喘气,她的下体已经渗出泌液,代表蔡卓妍答了锺欣桐的问题。


  不过一会儿工夫,锺欣桐把震动中的假阳具拔出,整支假阳具已经沾满蔡卓妍的分泌,蔡卓妍痛苦地哀求:「呀……阿Gill,不要停手……我很想……继续啊……阿Gill……」


  锺欣桐满意地点头:「你这么想,那就玩新东西吧。」说罢拿起另一支电动阳具。我才发现,这支电动阳具的另一端还有一串震动蛋,锺欣桐就把那些震动蛋一粒一粒塞进蔡卓妍的阴道。


  「啊呀……好爽啊……」另一种麻痺感觉,已令蔡卓妍叫起来,锺欣桐还把另一端粗长的胶阳具插入她的屁股,前后同时受到的刺激,使蔡卓妍死去活来,只懂双手抓紧化妆桌,张开口叫:「阿Gill!阿Gill!我好……我好难受啊……啊呀……嗯嗯……」


  话未说完,刚才撩拨自己阴道、沾湿了的假阳具已经塞进嘴里;蔡卓妍「嗯嗯」地发出声响,口腔内尽是自己的分泌;蔡卓妍受刺激而流下泪,锺欣桐却把她的泪珠一一舐去。


  「请锺欣桐小姐到拍摄房,其他工作人员返回冈位。」广播响起,Twins二女吓了一惊,锺欣桐立即整理一下自己衣服,对拍挡说:「你继续爽快吧,我一会再找你。」便把两支电动阳具震度调至最高,蔡卓妍已兴奋得无闲理会。


  我飞快地闪到墙的死角,待锺欣桐跑出化妆间才走出来,对於广播,我未加理会,反而淫邪笑笑,走进化妆间,轻轻关上门。


  在里面,蔡卓妍完全不感到危险,还是倚坐在化妆桌上,腰部微微扭动,合上眼陶醉於前后上下带来的快感。我望着蔡卓妍的浪样,已经忍不住,一手把塞在她阴道的震动蛋扯出,蔡卓妍即痛得张开眼急速喘气,阴道的空虚感即时使她的阴道喷出爱液。


  「嗯嗯嗯!」


  惊慌的蔡卓妍未来得及认清情况,两腿中间位置已被我佔据,双脚合不上的她才发现面前的男人的阳具早已蓄势待发,吓得她想站起身,可是我已强力捉住蔡卓妍的双手,往她的胸部挤,顺势按着她在桌上,使她连抽掉嘴里的假阳具叫救命的时间也没有。


  女性自身的矜恃,蔡卓妍反抗起来,可惜我力气较大,我用龟头不断磨蔡卓妍的湿润的阴唇,下体传来的快感,逐步打击她的反抗意识,加上之前被假阳具的震动,早已挑起她性欲;她的反抗越细,我的爱抚越加剧,她就越是兴奋。


  最后蔡卓妍已半闭上眼享受着,我便不客气地解开她的胸围,十八岁的蔡卓妍,她刚发育完成的乳头已被我用手指夹紧打圈,即时涨起来,虽然她的胸脯并不算大,我已经十分满意,并开始对她的私处进行开苞行动。


  我的龟头早已被蔡卓妍弄湿了,我乘着湿度便阳具送进去,第一下插入,蔡卓妍已用力摇头,本来还插在她屁股的震动阳具,已使她受不了;她双脚一伸,随即交叉紧缚着我,我无碍於她阴道肉壁的排挤,用力推进,终於顶进了她的尽头。


  我开始飞快地回来抽插,又把她嘴里的假阳具拔走,蔡卓妍即时大叫: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!」


  「你是处女吗?」
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啊啊啊呀……啊呀!」似答非答,蔡卓妍光是承接私处的刺激已花去她所有力气,阴道也已不知多少次泄涌出阴液;她也猛烈扭腰,扭得屁股的假阳具也掉了出来,我也赶紧加快速度,饱受磨擦的阳具终於要喷射……「射了!」


  蔡卓妍只有拱腰张口颤抖着,子宫承接我的精液;当我最后一道精液射出,蔡卓妍泄了气,感到下体涨涨的;我把宝贝抽离,白色的精连同蔡卓妍的阴液一并流出来,结果满地皆是。


  我还未满足,弯身把蔡卓妍揽起来,口便往她的乳房狂吻,又啜她的顶点,蔡卓妍虽然已多次泄身而出,但未回复体力,一阵阵麻麻感觉已经令她的乳头凸起,神志又开始混乱起来。


  「你们……」


  我和蔡卓妍不由得把视线投向声音出处,只见站在化妆间门口的锺欣桐一脸惊讶,一时间接受不了面前的景象,原来她已拍好了她的戏份,准备叫蔡卓妍出场。


  眼前情景吓得锺欣桐转身就走,我已扑向了她,一手揽着她的腰,一手掩着她的嘴,把她扯进室内,用脚一踢,门就关上;锺欣桐用力挣扎,我在后面捉住她双手,锺欣桐怎样也摆脱不了,便叫道:「你……你想怎样!」「之前Twins孖公仔不是好想玩性爱游戏的吗?阿Sa小姐已经享受过了,就轮到你吧,阿Gill小姐。」


  锺欣桐惊慌地说:「你……」


  「阿Sa小姐,一齐玩玩阿Gill吧!」


  「系……」性起蔡卓妍答了一声,已爬至锺欣桐身前,把她的牛仔裤解开,急得锺欣桐大声说:「阿Sa,你傻了吗!我们怎可在其他人面前……其他人面前……干起来……干……嗄嗄嗄……」


  牛仔裤和内裤已经被蔡卓妍拉下,她伸出舌尖,轻轻触碰到锺欣桐的阴部,锺欣桐心头一震,失重心地双脚向外一曲,蔡卓妍便把舌头伸至她阴唇在舔;锺欣桐自然反射地喘气上来,双手被我捉住动弹不了,乱摆身体挣扎,不断叫蔡卓妍停手:「不要啊……阿Sa……不要啊……啊呀……停手……」可是蔡卓妍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,甚至用上双手在摸锺欣桐富弹性的屁股,锺欣桐已由喘气变呻吟,开始意识模糊起来,一丝丝爱液不听命地从阴道滴入蔡卓妍嘴里,蔡卓妍更变本加厉停止为拍挡口交,双手手指插入她阴道撩动,不堪一击的锺欣桐怪叫出来,向后倒在我怀中。


  「阿Gill小姐,你也荡起来了!」


  「不不不……阿Sa……呀……我们今晚才……啊呀……啊啊呀……」锺欣桐心身已不一致,我想平时蔡卓妍的用手指抚撩她,她是最享受的,现在有第三者在场,她多少有避讳,但是两腿已张开,爱液老实地源源流出。


  我见锺欣桐停止挣扎,便趁她意志力最薄时松开她双手,从后握她的乳房,锺欣桐哇哇地叫「不」,但我更把她身上的吊带衫的胸前钮扣松开,吊带衫即时由她滑滑的香肩滑下,上身剩下的胸围已阻不了我。


  我把呻吟中的锺欣桐放在地上,胸围也被扯开,锺欣桐的双奶比起蔡卓妍更挺,乳头已被我和蔡卓妍一人一边的吸啜着。


  「啊呀……阿Sa……阿Sa……嗯嗯……」


  蔡卓妍改用手摸锺欣桐的乳房,舌头又伸入了她嘴里,不停撩她的口腔,残留在蔡卓妍嘴里的爱液也送到锺欣桐口中,二女相互吐舌享受;另一边的我也改用手搓锺欣桐的奶子,又慢慢把舌头溜下,胸部、腹部、下体,锺欣桐健康的肌肤上都留下一道道口水痕迹。


  直溜至锺欣桐的阴部,我一边用另一只手拿起一支仍在震动中的假阳具插入蔡卓妍阴道,一边用口唇撑开锺欣桐的阴唇,把舌伸进去舔,满舌皆是淫水,两个女孩子都即时放荡地淫叫起来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呀……我死……啊……」、「啊……舒……服……我好……啊啊……呀……」


  见二女的性欲已被挑起,我便坐了起来,竖立的阳具已准备就绪,笑着说:


  「你们谁想来一发?」锺欣桐已急得转身爬过来,我扶着她坐上我大腿,阳具已经插进锺欣桐的阴道;蔡卓妍也被阴道里的假阳具弄得很兴奋,无暇理会其它。
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呀……」、「好……好粗壮啊……啊呀!」「又是一个处女!?」锺欣桐阴道那种狭窄的压迫感使我这样想,我随即抓紧锺欣桐的腰,使她上下摆动身体,增加阳具与她阴道的摩擦和快感。锺欣桐被我操了四、五下,已自动自觉动起来,我便腾出双手抓摸她的摇晃着的双乳。


  「啊啊……很爽啊……啊啊……阿Sa?阿Sa……啊啊啊啊呀!」蔡卓妍双手托着插在自己阴道的震动阳具的另一端,往锺欣桐的屁股插去,锺欣桐立刻伏在我身上,蔡卓妍竟也按着锺欣桐的腰上下摆动,使震动中的假阳具抽插自己阴道和锺欣桐的屁眼来换取兴奋;锺欣桐勉强撑起身体,配合拍挡的摆动,阴道和屁眼同时传来阵阵电击。


  最后我的阳具也受不住两个女子的重量而要发射了。
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呀!」锺欣桐和蔡卓妍也同时间泄了,锺欣桐的阴部更尽是我的精液、蔡卓妍和自己的淫水……


  由於不知情的导演以为蔡卓妍扮大牌,愤而叫收工,又与经理人吵架起来,结果广告赶出街,最后都无补拍蔡卓妍的一份,惟有把先前Twins合拍的片和之前锺欣桐的独白合起来,成了《元禄寿司》的新广告……附带一提,我也因「失踪」被炒了,不过我已收足「酬劳」了吧!哈哈!


  【完】